布莱克特1933年任伦敦大学物理学教授,安德森发现的那种介子又被称作μ介子

布莱克特(Patrick Maynard Stuart
Blackett,1897~1974)英国物理学家和社会活动家。1897年11月18日生于伦敦。1919年进人剑桥大学卡文达什实验室在卢瑟福指导下学习物理学。1921年毕业后留在该实验室工作10年。他在这段时间内重要的研究工作是改进威耳孙云室照相技术以研究原子核的人工转变。1924年他用云室照片首次成功地验证了人工轻核转变,即氦-14核俘获α粒子变为氧-17。1925年,他创制了云室照相受自动计数器控制的装置,对成耳孙云室进行了成功的改进,为云室在近代物理研究中的应用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1932年,在C.D.安德森发现正电子后的短短几个月,布莱克特就用他拍摄的正负电子成对产生过程的宇宙线径迹照片有力地证实了正电子的存在。
布莱克特1933年任伦敦大学物理学教授。在此期间,他领导一批外籍学者创立了别具风格的宇宙线研究学派,促进了该学科和其他一些物理学领域的发展。这些发展导致曼彻斯特大学设置第一个射电天文学教授职位和建立一个射电天文学实验站。该实验站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雷达技术的发展和运用发挥了重要作用。
由于布莱克特改进威耳孙云室方法及在核物理和宇宙线领域的发现,获得194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布莱克特另一个富有成果的研究领域是岩石磁性研究,确立了古磁学,为地质学上的大陆漂移理论提供了新的证据。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到60年代末,布莱克特对管理科学、战略与战术、科学技术与工业、军事的关系等问题有深入研究,对战时与战后科技与若于国际事务产生了不少影响,他积极反对帝国主义核讹诈。主张对核武器进行国际管制和监督,在保卫世界和平事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布莱克特在1943年曾被中国物理学会选为名誉会员。1953年就任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物理教授和物理系主任。1956年任该院高级研究员并获科普利奖章。1956~1970年担任英国皇家学会主席,1969年被封为终身贵族。1974年7月3日逝世。

人物介绍

安德森的全部研究工作与两种基本粒子的发现密切相关。这两种基本粒子,一是正电子,另一是负电子。

1930年,安德森开始通过拍摄宇宙射线穿过云室的径迹来研究宇宙射线。他发现一种带正电的粒子几乎和那些带负电的粒子一样频繁地出现。这种带负电的粒子很明显就是电子,但那些带正电的粒子显然不是质子(质子是当时所知唯一的带正电的粒子),因为它们在云室中不能充分电离。最后,安德森推断“合乎逻辑的答案只有一个:这种粒子和普通的带负电的自由电子相比,它们带有等量的正电荷并且质量同数量级”。事实上,这种粒子就是正电子,安德森在1932年9月宣布了它的存在;次年,他的结论就被帕特里克-布莱克特和朱塞佩-奥基亚利尼所证实。为此,安德森获得了193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卡尔·大卫·安德森 (Carl David
Anderson,1905-1991),瑞典裔美国物理学家,正电子的发现者,193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1905年生于纽约,1927年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物理与工程学士学位,1930年获得博士学位,1930-1933留校当研究员,1933年任物理学助教,1939年任物理学教授,二战期间积极参与美国国防研究委员会、科学研究和发展局的研究项目。

同年,安德森观察到一些更罕见的宇宙射线粒子的径迹,这种粒子看起来比电子重但比质子轻。1938年,这种粒子被改称为“介子”,1947年,为了和塞西尔·波韦尔发现的另一种更活泼的介子相区别,安德森发现的那种介子又被称作μ介子。但在塞西尔的π介子的作用很快得到解释时,安德森的μ介子的作用仍远未弄清。

生平经历

安德森是瑞典移民的儿子,1905年9月3日生于纽约市。曾就读于加州理工学院,1930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他的整个学术生涯,都是在这里度过的,1939年起担任物理学教授直至1978年退休。

X光是他早期的研究领域,他的博士毕业论文是对X光从各种气体中散射出来的光电子的空间分布的研究。1930年在罗伯特·安德鲁·密立根教授的指导下开始研究宇宙射线,并于1932年发现了正电子。安德森研究了宇宙射线粒子的能量分布与穿越物质中的高速运动的电子的能量流失,1933年与内德梅尔博士获取了ThC”中的伽玛射线在它们通过实质物质的时候能够产生正电子的直接证据。1933年以后安德森继续他在射线与基本粒子方面的研究工作,他的大部分研究和发现发表在《物理评论与科学》期刊上。1936年安德森因发现正电子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